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北京海淀一社區居民成立義務理發隊,33年堅持不懈,手藝媲美托尼老師

2019-06-14 14:19 編輯:TF010 來源:北京晚報

在城市不斷的發展和變化中,曾經社區里紅紅火火的小理發店逐漸消失,托尼老師們開辦的“美發”店如雨后春筍涌現出來。不過,在很多上了年歲的居民眼里,托尼老師們的美發店并不太適合他們。去哪兒理發,成了不少老人們的難題。

不過,住在海淀區羊坊店西木樓社區的老住戶們就沒有這樣的煩惱,因為在小區里有一支堅持了33年為大家伙兒義務理發的志愿者服務隊。老隊長劉玉珍從創建伊始就一直帶著志愿者們為周邊的居民免費理發,直到去年,年過八旬的她因身體原因無法長時間站立,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剪子和推子退了休。現任隊長王玲從她的手里接下了為居民義務理發的擔子:“我也會像老隊長那樣,繼續給大家理發。”

堅守:33年不間斷為居民理發

64歲的王玲并不是西木樓小區的居民,她的家位于西木樓小區北側的設計院家屬院里。2011年,兩個小區合并后,在設計院居委會擔任工作的她,聽說了劉玉珍的義務理發隊,便申請成了其中的一名志愿者。

海淀區羊坊店西木樓小區緊鄰西客站,別看地處繁華路段,但是小區里的樓建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一個典型的老破小社區。現任居委會主任卞海虹告訴記者,成立義務理發隊的初衷,還要從三十多年前說起。上世紀八十年代,小區周邊可以理發的地方并不多,再加上住在西木樓小區里的居民中,不少是上了年歲的老人,一來收入少,二來出門去找理發店腿腳也不方便。這讓時任西木樓家委會主任的劉玉珍看在了眼里,于是她便萌生了給居民義務理發的想法。

理發隊成立后,條件并不好。“理發的地方都是利用路邊和居民區的院子。”卞海虹回憶,那時候,理發隊搞活動,只能利用周邊不影響他人通行的空場地來進行。馬路邊、樹蔭下,這些都是理發隊使用的理發場所。可即便條件如此簡陋,每次聽到理發隊搞活動,找她們理發的居民絡繹不絕,有時候等候理發的居民能排出去二三十米遠。活動一般都是利用周末,從早上八點半開始,大家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二點多。“人家來了,無論如何也得給他們理完,這心里才會踏實。”王玲回憶,每次理發,大家都沒有休息的時候,一站就是四個多小時,對體力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后來,隨著居委會辦公條件的改善,理發隊搞活動的時候,居民們再也不用擔心風吹日曬,可以在室內理發了。

努力:免費不等于手藝差

在不少人的理解中,免費的東西質量肯定不會太好。但是西木樓的這支義務理發隊,卻讓人看到了專業的理發水準。在這背后,是劉玉珍和王玲們的不懈努力。

“其實剛加入理發隊的時候,我只能給老隊長打打下手。”回想起剛開始拿起理發剪和推子時的情景,王玲的手還是會下意識的抖一下。年輕時,王玲的家里并不寬裕,女兒小時候理發的事兒都是在自己家里解決。王玲還記得,她第一次給女兒理發的時候,差點兒就劃破了孩子的耳朵。“一個大紅印子,給我心疼壞了。”第一次失敗的理發給王玲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因此剛加入理發隊的時候,王玲看著手里的剪刀,再看看用充滿期待的眼神望著自己的居民們,她怎么也下不去剪子。

所以,每次理發的時候,王玲便跟著老隊長劉玉珍后面打下手,順便臨摹剪發的技巧。在跟著劉玉珍上手的過程中,王玲的膽量也慢慢變大了。從一開始給頭發打薄、剪前臉,到現在可以拿著理發剪和推子獨當一面……王玲終于克服了自己年輕時的心理陰影。

理發隊的志愿者中,最年輕的也在四十歲以上,別看她們的歲數偏大,可是理出來的造型卻絲毫不輸給那些時尚的美發店。“既然要做,就要做好,讓居民們滿意。”每每理完發后,當老人們拿著鏡子,前后左右地端詳著發型,嘴里不斷地發出“理的真好”的贊嘆,讓王玲和隊員們特別有成就感。

發型時尚緊跟潮流,這也是理發隊能夠堅持服務33年的秘訣。對于理發隊的志愿者而言,做志愿活動,沒有任何的報酬,王玲也拿不出錢去專業的理發學校學習,她就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來偷藝。“每次出門的時候,只要看到別人漂亮的發型,我就會盯著看半天,用心琢磨人家這發型后面是怎么用推子搓上去的,怎么把頭發去的薄,需要分幾層來剪。”雖然有的發型很好看,但并不是人人都適用。“你看,有的人后腦勺凸出,從后面搓的時候,如果角度不合適,就會露出下面的頭皮,反而不好看了。”

除了出門時揣摩別人好看的發型來偷藝,王玲和隊員們手藝的不斷提高,也得益于社區周邊的美發店。“有時候,美發店的師傅們也會義務跟我們做活動,大家互相交流理發技巧,這讓我們自己也收獲不少。”王玲說,以前自己不知道下剪子剪發的長度,一來怕一下子剪短了發型就毀了,二來怕剪著別人的肉。一家理發店的老板得知王玲的困惑后,竟然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她自己的秘訣:“你用手做尺子,這樣下去,就不用擔心那些問題了。”

暖心:成了社區老住戶的知心人

除了每個月或者是重大節假日前夕,理發隊會搞一些義務理發活動。平時,她們在周末的時候,也會到其他社區和養老機構提供義務服務。

不收費,是西木樓義務理發隊一直堅持的初衷。“一旦收了錢,這支隊伍就會變了味兒。”在王玲看來,從劉玉珍創辦這支理發隊開始,這種為居民服務的初衷就已經深入到每個隊員的心里,也是她們能夠堅持這么多年的動力。“做一件好事并不難,關鍵是能持之以恒地把這件小事做好。”

除了理頭發,在志愿服務的過程中,理發隊還變身矛盾調解員。“我們理的是頭發,順的是人心。”這又是怎么回事呢?王玲說,理發過程中,因為都是鄰里街坊,大家比較熟,誰要是有了什么不順心的事兒也會拿出來說一說。“其實事兒都不大,旁人勸解兩句,原本不大的小矛盾立馬就解決了,人回家心氣也就順了。”

在志愿服務過程中,王玲也遇到過不順心的事兒。每個月,理發隊都會去街道的一家養老機構做上門服務。在這家機構,有一對住了好幾年的老兩口,老大爺脾氣不太好,退休前他也是一家連鎖理發店的工作人員,所以對理發這件事兒比較挑剔。碰到志愿者給老伴理發,老大爺總是在旁邊指指點點。“其實每個理發師對于發型都會有自己的理解,要是工作時旁邊總有一個人指手畫腳,真的很影響情緒。”王玲說,因此,每次理發的時候,大家見到這位老大爺都是能躲就躲了。而王玲總是挺身而出,有一次,因為老人選定的人沒給他理發,老大爺發了脾氣,王玲和養老院的工作人員一起勸解。“離開的時候,老人還氣鼓鼓的,不過,等我們下次再去,他主動讓我給理發了。”

在養老機構還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臥床老人,因為患病,老人脖子以下都沒有了知覺,每次見到王玲,他都會跟王玲說:“我就盼著你們過來給我理發呢。”原來,老人的頭皮總是癢,而他自己因為動不了,所以每次頭皮發癢,他只能忍著。知道老人的情況后,每次洗完頭發,王玲都會耐心地給老人撓半天癢。

除了去養老院、在社區里定期給大家理發,王玲的電話也成了不少老人們的專線。“有的老住戶腿腳不好,出不了門,他們就會給我打電話。”今年春節前,一位剛剛出院不久的老人給王玲打電話,他說正月里不興剪發,就想著能不能提前理一下頭發。王玲便帶著推子上門給老人理了發。沒想到除夕前一天,老人又給她打去了電話,原來,他怕頭發長太快,一個多月的時間等不住。于是,王玲二話不說,又再次上門給他理了發。

在王玲看來,在義務理發的過程中,她不僅幫助了別人,同時也能感受來自受助者的暖心回饋。“這或許是老隊長劉玉珍能夠一直堅持干到八十歲的動力吧。”

 

 

來源:北京晚報 李環宇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