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藝綻

59歲書畫名家梅墨生因病去世,生前曾痛批書畫圈怪現象

2019-06-15 13:45 編輯:TF003 來源:藝綻

北京日報客戶端記者15日從梅墨生親友處得知,書畫家梅墨生14日下午因病去世。

記者致電梅墨生好友、榮寶齋副總經理唐輝,他說:“昨晚在外地聽聞此消息,深感震驚和遺憾。”今早,唐輝與同事好友共同擬挽聯表達哀思:“墨華收卷 此去大夢誰先覺 生花有筆 別來臨風懷此公”。

匡時國際董事長董國強告訴記者,“昨天才得知他已經住院半年,這幾個月看他發微信朋友圈曾提到過一次抱恙,當時沒當回事,以為頭疼腦熱的小病,沒想到......”

記者發現,梅墨生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定格在5月18日,發布的內容為《失眠》:

人生有似紫藤花,結痂、枯萎、

把花架也拉歪啦,

有時把寂寞填滿院

人生有似莫名雨,

未下時彌漫著郁悶,

降下時半夜里透著爽利

透過幽窗看去并不富麗的庭院,

紫藤花又拙壯了、

還有竹子、牡丹、玉蘭花相伴

此刻,找不到曹洞禪的洞澈

此刻,尋不到任何得與棄

只有可憐的飄浮的心 失眠

2019、5、17夜 梅

梅墨生1960年生于河北,號覺公。齋號為一如堂。書畫家、詩人、學者、太極拳家。他是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畫學會理事,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民盟中央文化委員會委員,杭州黃賓虹學術研究會名譽會長,同時擔任中國美術學院、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廈門大學藝術學院、中國書法院、臺灣藝術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等多所大學客座教授、研究員。梅先生在太極方面頗有造詣,是北京吳式太極拳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顧問。

關于梅墨生的藝品、人品,北京日報2001年5月曾刊登一篇王東聲撰寫的文章《落落獨往 矯矯不群》,其中說道:

梅墨生精心締造了一個簡淡而超逸的藝術世界。那里,有斷崖危石、奇木古松、幽壑流泉、奔云飛霧;那里,你的呼吸順暢、清爽而透明;那里的一切,遠離塵囂,澄然寧靜……

梅墨生作品圖

傳統的文化觀念深深地根植于梅墨生的血脈之中,他的思維空間里,始終洞開著思古的通道。當大多數人為了追求視覺張力和現代感而刻意表現的時候,梅墨生卻轉身向遠古的質樸自然的世界走去。

梅墨生的繪畫,兼具北派山水的蒼莽渾厚與南派山水的清新雅致,強調了對于田園生活的追求。梅墨生所做的審美心理定勢,是在藝術創作中和生活的感悟里尋找新的表現語言,并在主觀自由的創作心態下,調理著時間節奏和空間意象,開發新型的視覺圖式,導引人們走進他所營構的美的領域。

梅墨生作品圖

梅墨生以藝術實踐也以自己的藝術評論,多次提醒人們對藝術界不良現象要警惕。2003年,他曾接受《北京日報》記者路艷霞采訪談了自己對藝術品鑒定的看法。

如果說藝術品的流通市場是復雜難辨的話,藝術品的鑒定更是一個復雜莫名的狀態。比如美國某大收藏家收藏的八大山人的作品,有人說其出于張大千的手筆,這就是鑒定中的真偽問題了。藝術品的鑒定一個是真偽,一個是斷代,一個是作者,一個是創作的內容和主題,這些方面都可能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所以藝術品鑒定是個地雷,誰在藝術領域都很怕踩到這個地雷。

據我所知,有些鑒定家根據自己的經驗和水平,有時候比較武斷,沒有商量、探討學問的意思;而有的鑒定家可能受其他因素的左右,也許有利益的驅動或者其他種種因素的制約,不以學術的良知為第一,總是做出不負責任的鑒定或者說出違心之言。如果說這個社會是形形色色的,那么鑒定家也同樣是形形色色的。我跟一些鑒定家有些接觸,有的鑒定家是不得罪人,很世故,這個要理解,因為這是中國悠久的歷史和特殊的社會背景造成的。他實際上早已認為不對了,甚至表情也不對了,但嘴上還是說:“好,好”。等別人走了以后,知己人一問,他才說這個根本不對。我還遇到過某些人拿來作品讓鑒定家看,鑒定家說:“這個恐怕不太對,但是不要在外邊講讓我看過。”因為,有很多鑒定家本身就是大的拍賣公司的顧問,他覺得不好辦。

我們說鑒定家本來就是專家學者,就是做學問的,按說是以學術的良知來發言,來談作品。但是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他活在復雜的社會背景下,他有的時候說真話是要付出代價的,曾有鑒定家也說過,因為說真話確實遇到過麻煩。因此鑒定家都非常謹慎,這個謹慎來源于兩方面,一個是東西不能特別肯定,不好明確表達真和偽、好或壞;還有其他方面在左右,所以在書畫藝術品鑒定背后,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是利益,它往往在背后發生著作用。

除此之外,在許多場合,梅墨生都發表過針砭時弊的看法。

現在國畫界,有人玩技術,有人玩花樣、形式,有人玩主題、內容。其實一幅畫應該給人一種獨特的內在感受。

有人現在說不要老搞文人畫那套高雅,要畫俗、畫艷,也沒問題。比如畫裸體,這是極為高雅的。可有些人畫的即使穿衣服也顯得非常庸俗、色情。所以不在于外表在內涵,不在形式在品格,搞藝術的人玩的是精神,拼的是文化,較量的是修養。

藝術不是職業,是一種人格的參與。榮格說過藝術就是一種神秘的參與,這種參與就是藝術的脈,要從這個角度去找尋到自己的藝術。

搞藝術的人,做中國畫,實際做的是精神,而絕非職業。畫畫,是精神之事,是思想情感之事,是文化修養之事,是一個人的生命品格。古人云:人品不高,落墨無法。現在國畫界,有人玩技術,有人玩花樣、形式,有人玩主題、內容。其實一幅畫應該給人一種獨特的內在感受。

畢加索的“藝”勝于“文”,拿中國人品格調的傳統標準來衡量,他很難成為一流的藝術家;可在西方,游戲規則不同,認識不同,所以不妨礙他當一流的藝術大師。

西方的不少大師,都有一點心理變態,就憑這一點,也就確實吸引了不少世人的眼光。我不想就此指摘諸如達利、羅丹等大師,在“西風烈”的時尚中,譏評他們,豈不自討沒趣?不過,我還是想以一點細小的聲音說,看待這些大師,應該有一點自己的立場和角度。我們可以欣賞大師們表現藝術的自由心態,也可以單獨抽取作品里面的線條來獨立欣賞,但不可囫圇吞棗,整個頂禮膜拜,特別是他們的文化心理、人生趣味,我們應該有所取舍和鑒析。我個人更推崇中國的齊白石式的那種光明、平和與樂觀健康的人生態度與美學趣味。

-END-

來源 藝綻 ? 作者:李洋 編輯:關一文 監制:賈薇

流程編輯 TF003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