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軍事

警戒雷達落選、“蒼龍”不戰而降,日本軍售為何交白卷

2019-06-16 11:34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日本第11艘“蒼龍”級潛艇“凰龍”號目前正枕戈待旦。據報道,“凰龍”號是世界首艘鋰電池常規潛艇,作戰性能進一步提升,日媒對此非常自豪。然而過去數年,日本引以為傲的“蒼龍”級潛艇卻在澳大利亞和印度的軍購競爭中鎩羽而歸,其他先進武器也屢戰屢敗。日本作為一個有著先進軍事科技傳統的國家,武器外售戰績為何如此差?

談兵·獸籠破解

武器出口新舊三原則

日本作為二戰中的侵略國和戰敗國,其軍備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監督。1967年日本提出“武器出口三原則”,即“不向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出售武器”,“不向聯合國禁止的國家出口武器”,“不向發生國際爭端的當事國或者可能要發生國際爭端的當事國出售武器”,表明其“防衛性”的軍備政策,不對他國產生威脅。1981年日本通過《關于武器出口問題的決議》,此后30余年完全禁止了對外出口武器。這種原則對日本軍事和軍工的打擊是顯而易見的:武器賣不出去,而本國的自衛隊需求又有限。這樣一來,日本軍工企業的市場非常狹小,得不到利潤,沒有經費研發,又使軍工發展滯后,從而陷入惡性循環。

日本國內一直有很大的一股勢力,希望打破這種桎梏。這里面,以三菱重工為代表的軍工企業及其利益團體是最活躍的。2013年,日本違反條例,向駐南蘇丹的聯合國維和部隊(韓國軍隊)無償提供了一萬發子彈。一萬發子彈并不是大數字,何況還是免費。但是,這卻是日本推翻武器出口三原則的嘗試。

2014年,日本通過了“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草案,取代之前的“武器出口三原則”。新三原則包括“不向明顯妨礙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場合出口防衛裝備”、“對允許出口的情況進行限定和嚴格審查”、“出口對象將防衛裝備用于目的之外或向第三國轉移時,需獲日方事先同意并置于適當管理之下”。而所謂審查的要素,則是“國家安全保障”等。顯然,新三原則比舊三原則要寬松得多。新三原則中有兩條是由日本政府主觀判斷,至于“明顯妨害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場合”也留下了很大的玩弄辭藻空間。

談兵·五年之傷

“占七成市場”成笑談

2014年的“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通過后,日本軍工企業非常振奮,指望撲向廣闊的國際市場,收獲大筆美金。而且,許多對日本工業保有“迷之崇拜”的人,也憧憬著壯闊的未來。在他們心中,日本做出來的東西一貫精雕細琢,只是被幾十年的和平條款捆綁了手腳。如今出口解禁,自然能夠贏得客戶的青睞,賺取豐厚利潤。甚至有缺乏常識的人預言,“日本將會占據70%的國際軍購市場”。

至今五年過去了,日本的海外軍售屢敗屢戰,斬獲極少。2015年,日本意圖向英國推銷P-1海上巡邏機,結果英國選擇了美國的P-8“海神”巡邏機。2016年,日本用他們最新式的“蒼龍”級潛艇向澳大利亞投標,結果在2017年輸給了法國的“短鰭梭魚”級潛艇,澳法雙方在2019年簽訂了300多億美元大單,日本只能看著“流口水”。

2018年,日本軍工更是連遭重挫:三菱重工的J/SPF-3警戒雷達在泰國空軍招標中落選,P-1海上巡邏機被法國、德國拒絕, C-2運輸機被阿聯酋放棄。同年印度的潛艇招標中,日本“蒼龍”級竟然不戰而降,提前退出了競標。而US-2水上飛機的出口,日本從2014年就在和印度談,但至今仍杳無音訊。

談兵·白卷原因

“大樹底下難種莊稼”

被寄予厚望的日本軍工出口為何交了白卷?這里面存在多重因素。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美國的存在。

對二戰后的日本而言,美國既是同盟者和保護者,又是監管者和太上皇。數萬美軍駐扎日本,控制著日本的命脈。日本自衛隊的裝備和軍工企業的研發盡在美國監管之下。美軍對于日本軍工,一方面通過聯合研制起到提攜作用,另一方面也在避免讓日本掌握核心技術,從而對美國軍工和國防造成威脅。這造成日本軍工生產雖然能夠在部分零部件上達到相當高的水準,但整體生產力一般。

再加上日本自衛隊的軍費很多要用于購買美國武器,這在整體戰略上等于用日本的軍費,去幫助美國軍工完成升級換代。比如日本的“愛宕”級驅逐艦,其動力是美國的LM2500,裝載的導彈也是美國的。這種模式下,美日的軍工企業強者更強,弱者更弱。

2017年,三菱重工推出了首款由日本生產的F-35A戰機,號稱“國產貨”。但是,這架五代機的部件大部分來自其他地方,日本并不掌握核心技術。而且,這架飛機也于2019年4月墜毀。對于五代機,日本只是美國產業的裝配中心而已。

再如日本川崎重工的C-2運輸機,雖然裝備了先進的美制CF6-80C2K1F發動機,但整體性能不盡如人意。由于試飛時機體后部和貨艙門變形,被迫對機體結構進行改造,從而造成C-2空重從原先的110噸增加到115噸,載重量從30噸下降到25噸。阿聯酋曾一度對C-2運輸機感興趣,但后來發現C-2起降能力不足,最終取消了訂單。

日本的P-1海上巡邏機在2017年參與法德競標時,在整體性能上是優于競爭對手的,但是其穩定性卻讓人擔憂。試飛期間,就曾不止一次發生過四臺發動機全部停車的奇葩情況。2017年6月巴黎航展期間,日本派遣兩架P-1飛往巴黎參展,不料在途經吉布提時,一架出現故障,由于零件需要從本土運輸,導致無法維修,結果只有一架P-1抵達巴黎參展。這種事故對于法國和德國的最終選擇是致命的。

談兵·市場分析

過于精雕細琢未必得到客戶青睞

平心而論,日本的軍工在設計和制作上確實有優質亮點。這使得日本的武器裝備拿到世界領域看有其特長。但同時,國際市場并不是一味講求某些質量參數和指標,而是綜合考慮性價比,此外還要考慮諸如國內產業更新、就業等情況。過于精雕細琢,未必能得到客戶的青睞。

以日本“蒼龍”級潛艇為例。在澳大利亞的軍購項目上,日本推出的“蒼龍”級潛艇,其下潛深度可達到500米,這在世界常規潛艇中首屈一指。但問題是,下潛500米是日本自身處于島國戰略的研制指標。對于澳大利亞而言,并不需要下潛那么深。最終,法國的“短鰭梭魚”戰勝了“蒼龍”。

雖然法國的“短鰭梭魚”下潛深度只有350米,但對澳大利亞而言已經足夠。多出150米的潛深耗費了日本工程師大量的心血,但澳大利亞海軍并不在乎這個。相反,“短鰭梭魚”在其他方面具有優勢。“短鰭梭魚”是法國針對澳大利亞的實際需要,在攻擊型核潛艇“梭魚”級基礎上設計的常規動力備份方案,不但技術積累堅實,而且噸位大、儲備浮力多、遠洋性能突出,且具備平臺化和模塊化架構,后期升級更容易。相對來說,“蒼龍”級模塊化水平低下,今后的升級改進困難重重。再加上日本軍工企業在運營和公關方面遠不如法國同行,最終丟掉了這筆大單。

此外,日本國內軍品規模化不足反過來也進一步增加了邊際成本,導致日本武器裝備在價格上很難具有競爭力。例如前面提到的印度對US-2水上飛機的購買意向,日本最初的報價為每架1.33億美元,俄羅斯的報價是1.1億美元。后來日本也降價到1.13億美元,但仍然是俄羅斯的較為便宜。日本在報價上缺乏彈性,更進一步從商務角度阻隔了軍售的通道。

 

來源:北京晚報 楊益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