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聆聽

北京櫻花東街在建過街天橋引各方爭議,相關部門行業專家為居民答疑

2019-06-16 11:38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北三環北側,櫻花東街正在新建一座過街天橋,臨近橋身,不但有人行橫道還有開放路口。周邊居民質疑,建這座新天橋的意義何在呢?況且該路段及南北沿線,目前已經有多座貼著人行橫道建成的過街天橋了,使用效率不算高,個別點位甚至阻礙便道,是否有必要再建?此事也引起了市區兩級人大代表的關注,市相關部門、行業專家共同參與,為居民們答疑解惑。兩個月來,記者多次走訪調查,就此采集了各方意見。

惠新東街過街天橋下的便道又窄又矮。

? ? 舊橋回訪

? ? “最冷”過街天橋或將改變

市民所謂“貼著人行橫道的過街天橋”,在附近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門前便有一座。橋旁便是兩條人行橫道,多數行人都不選擇過街天橋。近日記者現場統計時發現,在40分鐘內,僅有2人選擇從過街天橋過馬路。除了使用率低,周邊居民反映,該路段西側便道較窄,橋墩幾乎占用了全部人行道,造成不便。“天黑的時候要是從橋墩底下鉆,個兒高的人就容易磕腦袋。”

朝陽區人大代表陸中秋告訴記者,他也聽到有行人對橋墩問題的反映,要求相關部門督辦,后來橋墩上包上了海綿,但他發現,時間不長,海綿便已脫落。

朝陽區人大代表兩次會上建議,并轉市人大代表,希望該過街天橋能夠拆除,建議中除了維修保養經費問題外,著重提道,惠新東街路口已設置人行橫道、紅綠燈,在交通設施完備且道路不封閉的情況下,過街天橋使用率低下,最少的時候行人通過量一天不超過10人次,造成公共資源的浪費,同時也影響著便道行人通行。

記者從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了解到,惠新東街天橋為市人大、市政協2004年、2005年建議、提案項目,是為了保證外經貿大學師生過街安全修建的。對外經貿大學在校學生約1.6萬人,據測算該路段在高峰時段過街人流達到每小時約1000人,機動車每小時1900輛,校門口人車混行,交通干擾嚴重。關于天橋利用率較低的原因,目前分析主要是配套交通管理相對滯后,沒有交通引導標志,道路中間缺少中央隔離護欄,改變交通組織形式后,可以進一步引導行人逐漸形成使用天橋的習慣,實現安全過街。市民及區人大代表提及的橋墩占用人行步道問題,主要是由于既有步道寬度相對較小。下階段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將會同市交通委、交管局、園林局、建設單位等結合周邊用地條件,進一步研究解決增加步道寬度及加設中央護欄等事宜,以最大限度地滿足行人過街需求。

? ? 新橋探訪

? ? 如何打消居民顧慮

近日記者也來到了化工大學東門外,看到了市民們提到的新橋,在建橋梁旁邊,便是一條人行橫道。記者注意到,該路段再往南幾十米,還有一個寬敞的大路口,無論是已有的人行橫道還是開放路口均無紅綠燈,這樣的過街環境對行人來說,仍算不上安全,很多老人過馬路時仍是心驚肉跳。

記者現場詢問50位市民,超過半數認為,人行橫道比過街天橋方便。有附近居民特別提道,附近開放性路口很多,每天有很多人斜穿馬路,并質疑僅靠過街天橋能否改變這類現象。

對于新橋建設的由來,記者從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了解到,櫻花東街人行天橋為2008年政協0711號提案項目,為保證中醫藥大學、化工大學師生及周邊居民出行安全、提高道路通行能力,減少交通事故隱患,政協委員提出在櫻花東街過街客流較大路段修建過街設施。

擬建天橋位置現況為人行橫道過街且無燈控,東側為公交站臺,行人橫穿馬路現象較為嚴重。同時此處又無中央隔離護欄,許多車輛在此處掉頭,造成較大的安全隱患。據設計單位測算,該路段高峰期過街人流量每小時約1100人,機動車每小時2400輛。如不修建人行天橋直接加裝中央護欄,行人過街則需向南繞行200米,向北繞行170米才能過街。

2009年,經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會同市交通委、市交管局、朝陽區政府等單位共同研究和論證,審定該天橋設計方案。“天橋建成后,可以滿足行人過街需求,相應地改變交通組織形式,同時撤銷人行橫道,路中設置隔離護欄,將有利于引導行人通過人行天橋或南北兩側燈控路口過街,大大降低人車交會所帶來的隱患,提升人行過街安全性,同時提高道路通行能力。”

新建過街天橋正在架設垂直電梯。

“萬一修了天橋封了路,我們這些腿腳不便的老人過橋太費勁了!”針對此類居民反映,記者了解到,近期市規劃自然委正在開展“密路網,窄街區”的規劃研究工作,通過加密路網,縮小道路寬度,減少路口拓寬,進一步縮小行人平面過街距離。對于確需立體過街的路段,優先考慮地下通道過街形式;新建天橋也要求增設垂直電梯等無障礙設施,有效改善行人立體過街條件,打造安全、舒適、便捷的過街形式。

隨著新建過街天橋施工推進,記者注意到,天橋兩側架起了鋼結構,經現場確認,施工人員告訴記者,新建過街天橋是有垂直電梯的,這樣可以方便腿腳不便的老人。

? ? 一座橋“兩端”的代表委員

記者還注意到,該路段無論是希望建設過街天橋,還是希望拆除過街天橋,均來自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建議、提案,為何代表、委員的意見會有“分歧”,到底聽誰的?

對此,朝陽區人大代表陸中秋告訴記者,這樣的現象并不意味著是代表委員之間的意見有分歧,更不意味著過去修建過街天橋的決策是錯誤的。之所以出現建和拆兩種聲音,是不同時期周邊居民的需求,時代在發展,交通狀況也在持續發生變化。舉例來說,惠新東街過街天橋是來自于2004年的政協提案,櫻花東街新建過街天橋則是來自于2008年的政協提案,“現在已經是2019年了,也希望主管部門能對目前的道路交通狀況進行新的評估,力爭在新時代,為百姓帶來更便利的交通出行環境。”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景一鳴 文并攝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