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聆聽

揪心!千年銀杏披紅掛彩難掩蟲害,這些古樹情況不太妙

2019-11-06 07:55 編輯:TF017 來源:黨報幫您辦

近來,京城秋意漸濃,彩葉繽紛。西山紅葉、古剎銀杏都進入了最佳觀賞期,游客紛紛前往賞秋。本報陸續接到一些讀者反映古樹保護的問題,有些古樹雖然得到重視,但披紅掛彩、塑造“假干”等方式值得商榷,古樹養護的方法和理念有待提升。

安定雙塔寺遺址

千年銀杏披紅掛彩難掩蟲害

“這棵古銀杏在南城非常有名,但它現在長蟲了!”在市民的指引下,記者10月10日來到南六環外的安定雙塔寺遺址。遺址是一處三四十平方米的小廣場,僅西北角還剩一株古樹。據后人立碑介紹,此處原有一座古剎,相傳漢光武帝時原有雙磚塔,現在僅存古銀杏一株,樹高16米,主干直徑為1.78米,周長5.6米。按年輪驗證,該樹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

從正面望去,這株古銀杏樹主干粗壯、枝葉繁茂,氣度不凡。當時樹葉尚未變黃,但已經果實累累。距離主干1米外砌了一圈20厘米寬的石臺,形成一個樹池。石臺前有一塊園林綠化局2008年設立介紹古樹的方形石碑。附近村民告訴記者,傳說當年劉秀率兵北上遭遇突襲,在這棵古樹下化險為夷,后來才建立了東漢王朝。現在仍有不少人前來祭拜這棵古樹。只見石臺上擺著香爐,石碑后平攤著兩塊海綿墊,供人跪拜。樹池里面還擺著2個小供桌,鋪著明黃的桌布,上面擺放著觀音像和貢品。

只見古樹樹干圍著大紅綢布,掛著一排排五顏六色的經幡。記者仔細觀察,發現紅綢布遮擋著一塊鐵皮,像腰帶一樣箍著主干,斑駁嶙峋的樹皮已經部分脫落,露出木質部,但上面噴涂著一種棕紅色的金屬漆。盡管如此,也能看到樹干不同部位出現的一片一片的蟲洞,大的直徑有一兩厘米。開裂的樹皮下,樹干內部變得毛茸茸的,周圍散落著細碎的木屑,好像是大量蟲子啃噬的結果。有些樹皮表層還覆蓋著一塊一塊淺黃色的霉斑。

記者注意到,樹干有些部分被糊上一層厚厚的硬殼,如同仿真樹皮,輕敲上去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似乎里面有空洞。樹干頂部部分枯死的枝干早已被鋸斷,留下一些大洞。據專業人士介紹,這些沒有封閉的空洞會積存雨水,造成樹干內部隱蔽位置腐爛。如果沒有得到及時處理,危害會比較嚴重。

記者還看到,古樹西面樹冠相對茂盛,長勢較好;而東面有兩三枝原本粗壯的枝干已經枯死發黑。記者查詢北京市《古樹名木日常養護管理規范》得知,古樹名木保護范圍內不應修建建筑物或者構筑物等危害樹木生長的行為。而從現場看,古樹西面、北面是綠地,而東面、南面是地磚鋪設的小廣場,會不會是此原因導致古樹長勢差異明顯?

為了反映古銀杏的問題,記者通過大興區園林綠化局輾轉聯系到了安定鎮林業站。一位值班員詢問記者蟲害的情況,并解釋說,他們每年都會在最佳防治期對樹木進行噴灑或注射藥物。但由于古樹樹齡高,機能減退,抗病能力弱,染病機會就多,“有蟲洞也是很自然的現象”。

八大處一處周邊

樹周堆垃圾樹冠枝葉稀疏

“八大處一處周圍有一些古樹,但因為一處不在公園內,這些古樹情況不太好。”根據讀者的線索,10月底記者來到八大處一處長安寺旁邊的停車場。只見停車場西頭有一座磚塔,塔邊立著一塊不銹鋼牌子,上面寫著“量周和尚塔,2013年1月石景山區普查登記文物”。在磚塔背面,記者找到了讀者反映“情況不太好”的一棵白皮松,樹干上掛著綠色的小牌子“二級古樹”。

這棵白皮松主干直徑30多厘米,樹高十多米,但樹冠枝葉稀疏,三分之一枝干的樹皮完全剝落,裸露的木質部上滿是蟲子啃噬的痕跡。

記者注意到,這棵古樹處在一個低洼位置,西、南兩面是山坡,環境陰濕。樹根部緊鄰磚塔的基座,根部周圍形成一個凹陷的坑,容易積水。而網上查閱得知,白皮松這類樹種比較怕水,如果樹池內長期積水會影響古樹正常生長,嚴重的積水會帶來一系列危害。

而后記者在這個停車場周邊轉悠,發現停車場東南角還有一株老槐樹,直徑半米多,長勢不錯,樹牌上面寫著“二級古樹”。停車場里一位看車的當地人告訴記者,西面山坡上還有一些古樹,“還有一級古樹呢”。

于是記者順著小路爬上山坡,來到的外墻西側。山坡上堆滿了磚頭瓦塊和綠化垃圾,其間記者果然發現了2株柏樹,樹牌上寫著“二級古樹”。由于這里光照較好,古樹情況尚可。

沿著小路再往深處走,前方出現一個四五米深的山坳,里面傾倒了很多生活垃圾,家具、箱子、輪胎、地毯……花花綠綠,在雜草叢生的山坳中十分顯眼。而看車人說的一級古樹就在這個山坳里。記者順著山莊的院墻下到山谷,果真發現一株白皮松,紅色的樹牌上寫著“一級古樹,清朝,約310年”。估計這株白皮松曾經生長條件非常好,主干粗壯,樹冠飽滿。然而現在它枝葉稀疏,特別是樹冠底部有些光禿禿的枝干已經發黑了。

古樹的頹勢與遍地垃圾的環境有無關系?為此,記者找到八大處公園管理處。一位工作人員詳細詢問了古樹的位置,并解釋說,一處不屬于八大處公園管理,但停車場周圍的古樹應該屬于公園管理,他們會通知養護部門去現場看看情況。

東岳廟

百年國槐“樹皮”開裂

“‘壽槐’的樹皮又裂開了。”一位讀者參觀東岳廟后向本報反映,一級古樹“壽槐”出現問題。于是記者來到東岳廟,一進大門就看到西側有一株枝干遒勁的老槐樹,偏向一側的樹冠被支架支撐著。支架上有漂亮的彩繪,形成一個“牌樓”,上書“壽槐”二字。樹身上系著紅綢布,樹池的欄桿上掛滿祈福的小紅牌。

據東岳廟的官方介紹,民間流傳:先有老槐樹,后有東岳廟。相傳這株古國槐樹的樹齡有800年以上,民間賦予老槐樹祈盼健康長壽的吉祥寓意,所以親切地稱它為“壽槐”。介紹上還寫道:“由于年代久遠,樹身已經出現空洞,只剩下三分之二存有樹皮,且不足5厘米厚。2003年入夏以來古樹從內到外已得到科學保護。”

記者近處觀察“壽槐”,樹牌上寫著“一級古樹,明代,約510年”。正如讀者所說,樹干中部的樹皮已經開裂,出現近一米長的裂口,幾乎貫穿到根部。但根據“壽槐”的說明,開裂部分應該是修復材料的仿真樹皮,裂口上出現黃色泡沫樣的發泡劑。

專業人士告訴記者,一般而言,樹皮開裂后自然降雨很容易進入樹體內部,木質部一旦長期浸泡就會糟朽腐爛,樹勢會迅速衰弱。但問題的嚴重程度要實地查看才能判斷。

記者與東岳廟的一位道士攀談,了解廟里古樹的情況。他十分自信地說:“樹皮開裂不算什么大問題。廟里的壽槐、狀元槐都是我們的寶貝,會請專家定期進行養護的。”

 

來源:黨報幫您辦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