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新聞 > 北京

北京榜樣閆永杰:在山溝里尋訪5年多,愿讓每位烈士“回家”

2020-01-07 21:40 編輯:TF010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兒子三歲多了,閆永杰有個小計劃,今年打算帶孩子去趟八達嶺烈士陵園,那里有一座烈士墻,上面鐫刻著延慶戶籍和在延慶犧牲的2165名烈士的名字。

他想讓兒子知道,現在的幸福生活都是先烈用生命換來的;他還想讓孩子知道,烈士墻上的一些姓名,是爸爸和同事千辛萬苦找回來的,他們不該被遺忘。

2019年北京榜樣年度人物閆永杰是延慶區民政局優撫科的一名普通干部。6年前,剛來到民政局工作,他就趕上四海烈士陵園驗收。在烈士陵園建成前,80位無名烈士的尸骨散落在大勝嶺、南灣、海字口等村的溝壑、山間,延慶區民政局啟動搶救性保護工作。

“一條線索都不能放過!”這句話就成了閆永杰的口頭禪。

這是一場大海撈針般的尋找。當年,烈士被周邊村民悄悄下葬,怕被敵人發現,不敢立碑,只能用木牌等稍作記號。風吹日曬,當年的記號早就不見了蹤影,只能依靠當地居民的回憶,反復找尋。無人管理的烈士墓大多都在山溝里、道坎上,披荊斬棘才可以找到。“能為烈士做點事,再難也不怕。”閆永杰和同事查找檔案、走訪調查,在山野間尋找一個個烈士的埋骨處。

突然一天,有條線索指向烈士劉文付。抗戰期間,劉文付在永寧鎮營城村工作,大家都叫他“劉科員”。大約在1945年至1946年間,劉文付被敵人殘忍殺害,頭顱懸掛在永寧城門上。村里的老人說,村民們在安葬劉文付時,還將面捏的“頭顱”一起下葬,以告慰烈士英靈。

閆永杰在營城村留下來。他向村里八十歲以上的老人求教,但由于年代久遠,老人們眾說紛紜,只依稀記得墳冢的大致方位。“我們翻了幾座山,地形變化太大,村里老人也找不到之前的位置了,大家在山里面轉了好幾圈,實在走不動了,就在一個大土坡上休息。”這時,一位老人忽然發現,他們休息的大土坡,平平整整,很像墳地。后來打開墳冢一看,果然有一具沒有頭骨的遺骸,進一步證實就是劉文付烈士的陵墓。

遷葬那天,天剛蒙蒙亮,閆永杰和施工隊就動了身。“給您搬個新家,那里風景好,戰友多,睡著也舒服。”閆永杰邊和烈士說話,邊清理周圍的雜物。在莊嚴的安葬儀式中,烈士的尸骨被安放在陵園與戰友相伴長眠。

幾乎每一個散落烈士陵墓的遷葬都是這樣完成的。

5年多來,閆永杰在山野林間整理了36座零散烈士墓,其中29座分別遷入了八達嶺烈士陵園和珍珠泉鄉烈士陵園;另外7座烈士墓,在充分考慮家屬意愿后,就地立碑維護。

2016年,延慶區做到了全區零散烈士墓搶救保護全覆蓋,讓每一位烈士都能夠“回家”;2017年,將全區延慶籍和在延慶犧牲的烈士英名鐫刻在烈士墻上,讓2165名烈士魂歸故里;2019年,延慶連續4年做到了全區烈士紀念設施全祭掃,每到節假日,區里的中小學生和廣大民眾自發來到烈士紀念設施,開展宣誓、敬獻花籃、紅色詠誦、網上祭英烈等活動。

【記者手記】

一個都不能少

翻開閆永杰以前的照片,一個皮膚白皙、眉清目秀的小伙子,6年后的他,已成了一個皮膚黝黑,手掌粗糙的人,眼角甚至堆起了小碎褶兒,完全不像個“坐辦公室的”。搶救零散烈士墓,常年在深山里翻山越嶺,風吹日曬、挨餓受凍是常事兒,衣服褲子也經常會被樹枝刮破,但閆永杰毫無怨言。他用樸實的行動,努力讓每一位烈士都能“回家”,讓后人銘記歷史,讓民族精神代代傳承。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記者 葉曉彥

編輯:tf10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南粤1753期七星彩规律